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案件快报 -> 案件快报

储蓄卡被复制后引起的争议

银行应具备伪卡识别能力

作者:吕 民  发布时间:2013-01-24 09:59:21


   基本案情

   原告高某于2011年12月在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盘锦双台子支行(以下简称农行双台子支行)办理储蓄卡一张,卡号为6228452170006627819,该卡性质属金穗借记卡,原告为该卡设置了密码。2012年4月15日,原告在双台子区农业银行营业柜台取款人民币10万元。2012年6月15日,原告到银行柜台取款时发现卡内少款人民币28.6万元,原告即向银行查询,经查询28.6万元存款在中国农业银行鞍山市铁西支行被他人转款支取。2012年6月16日,原告高某向鞍山市公安局铁西分局经侦大队报案,经公安机关侦查该卡被案外人(不详)伪造,并持伪卡分别于2012年4月15日21时57分53秒和4月16日00时06分09秒在鞍山市铁西支行ATM机转出卡内存款人民币20万元、8.6万元,转至江西省新余市报石支行,卡号为6228481761247109016,姓名陈昭裕,身份证号450502198708121378,经广西北海市公安局询问陈昭裕,陈昭裕身份证于2011年7月2日丢失,并未申办储蓄卡。

   此案一审宣判后被告上诉,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案件焦点

   1、原告的储蓄卡密码是否泄密。

2、银行系统对伪卡是否具备甄别能力。

    判决结果

    双台子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原、被告均应依照合同的约定或法律规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本案中,原、被告之间的储蓄合同属自愿、合法,应为有效。原告负有妥善保管银行卡密码的义务,被告负有保障原告存款、交易安全的义务。ATM机上取款必须满足两个条件,持有储蓄卡和具有正确的密码,本案原告的存款被他人在鞍山市铁西支行的ATM机转走,ATM机未能识别伪卡。银行设置ATM机节省了人力投入和交易成本,提高了工作效力和市场竞争力,就应当通过技术投资和硬件改造来加强风险防范,确保储户的存款安全。ATM机不但要能辨别密码,更能要辨别储蓄卡的真伪,对ATM机无法识别储蓄卡真伪这种安全漏洞及技术风险,应当由银行承担。被告的ATM机未能识别伪造卡,被告也未尽到采取安全措施防范风险的义务,应承担违约责任。被告关于其没有过错、密码使用为本人行为,要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的辩解意见,由于没有证据证明密码系原告本人故意泄露,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对此辩解意见不予支持。依法判决如下:

    被告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盘锦市双台子支行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高某支付存款人民币28.6万元,并按同期存款利率支付利息。如果被告未按判决规定的日期内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29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利息。

    农行双台子支行上诉称:银行及工作人员无法知晓客户设置的密码,故不存在密码从我行泄露的可能性。因此,本案中所转款项即便不是由原告本人所转取,也是由原告授权的第三人所为,或者是因为原告卡号和密码为他人知晓所造成的,而作为唯一掌握账户密码的原告对其损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本行在储蓄合同的履行过程中并不存在违约行为,应撤销一审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盘锦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上诉人在上诉人处办理储蓄卡,双方确定了储蓄合同关系,合同依法有效,受法律保护。上诉人对被上诉人存款数额及借记卡没有丢失的事实无异议。但认为卡与人可以分离,被上诉人在2012年4月5日办理过业务,后来该卡在鞍山进行交易,盘锦和鞍山距离很近,从时间上看被上诉人完全可以授权他人办理转款业务。另该卡通过密码操作来进行转款,密码不是常人能破解的,根据银行卡密码的管理办法规定,密码操作视为本人操作,故本案卡内存款被转走,上诉人不存在过错。上诉陈述。只是上诉人认为,并不能推定上述事实存在。银行发行储蓄卡,应有义务保证储蓄卡的交易安全,保证储蓄卡不能轻易被他人冒领。本案中被上诉人的储蓄卡在没有明显使用过失的情况下,被他人转走并支取人民币28.6万元。该事实经鞍山市公安局侦查,虽没有破案,但存款被他人冒领的事实已经确认。而ATM机并未识别出伪卡,应该说ATM机存在技术缺陷,由此给储户带来的损失,应付赔偿义务。故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予支持。据此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评析

    本案系储蓄卡被他人伪造支取存款引起的纠纷,就此案件而言,笔者认为法院判决得当,应予支持。因为存款人负有妥善保管银行卡及密码的义务,银行亦负有保障存款人存款、交易安全的义务,银行不能识别伪造储蓄卡造成储户存款损失,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分析如下:

    一、原、被告的储蓄存款合同合法有效

原、被告储蓄存款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依法有效,受法律保护。本案中,原告以自己的名义在被告处办理了金穗储蓄卡,即原、被告之间形成了合法、有效的储蓄合同关系。原告负有自行保管银行卡及其密码安全的义务,被告亦负有保障原告存款及交易安全的义务。

    二、储蓄存款合同纠纷的归责原则在归责原则上,应当适用严格责任原则

    储蓄存款合同纠纷的归责原则在归责原则上,应当适用严格责任原则,严格责任是《合同法》第107条所明确的违约责任的归责原则,在严格责任的归责体系下,违约行为的构成要件是单一的,即客观上的违约行为,而无需违约方是否具有过错这一要件。最高人民法院李国光副院长2000年10月28日在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上讲话中指出:人民法院应当坚持依法维护金融机构信用、保护存款人合法权益,按照严格责任原则,准确认定金融机构的责任承担。

    三、不能因取款输入的密码正确就推定储户支取  

    目前国内出现的多起伪造储蓄卡盗取案件,由于公安机关及时侦破或者掌握了一定的线索,基本事实是清楚的,有取款人在取款时卡号和密码被犯罪分子安放在ATM机上的针孔摄像机所盗取,也有“吞卡”后取款人拨打犯罪分子在ATM机上所粘贴的电话号,导致取款人的卡号和密码被盗取。本案由于公安机关调取的视频资料证明,原告取款时没有过失,讼争的款项是他人在ATM机上使用伪造的储蓄卡。   

    在本案中,被告认为,《中国农业银行金穗借记卡章程》中规定“妥善保管密码是原告的义务,凡使用密码进行的交易,均视为本人所为。”该条款虽然只是章程中的一个条款,但是它来源于“私人密码使用即为本人行为”的法律原则,我国的《电子签名法》规定:“可靠的电子签名与手写签名或者签章具有同等的法律效力。”因此,被告主张的是一种准法律推定。法律推定的逻辑大前提是法律规定,小前提是基础事实,结论是推定事实。被告欲利用“私人密码使用即为本人行为”的大前提,和ATM机上密码验证正确这一小前提,来推定讼争的款项是原告支取或者视为是原告支取。  

    私人密码的作用在于辨识文件签署者身份及表示签署者同意电子文件内容并对数据电文进行保密,私人密码具有私有性、唯一性、秘密性的特点。公民对因其生成的包括私人密码在内的个人数据拥有无可争议的专有权。私人密码在储户设定后由系统对密码进行加密后传输到ABIS后台数据库中,在规范的电子化银行业务自动交易系统中,私人密码不仅在操作员的电脑中看不出,即使到银行中心机房也无法查到。只要客观上在电子化银行交易中使用了私人密码,如无免责事由,则视为交易者本人使用私人密码从事了交易行为,本人对此交易应承担相应的责任。但私人密码使用推定为本人使用有一个成立的前提,就是“现有技术完全可以做到其安全性超过传统交易方式”,而事实上近期在国内发生了多起犯罪分子通过在自助银行网点门口刷卡处安装读卡器、在柜员机上安装摄像装置方式窃取储户卡号及密码的案件,这使得ATM机交易的隐私性与安全性大大降低。在目前ATM机安全性不高的情形下,“私人密码使用即为本人行为原则”的适用应当受到一定的限制。银行不能仅因为取款输入的密码正确,就推定储户支取。  

    四、银行不能识别伪造储蓄卡造成储户存款损失,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本案原告主张的事实,储蓄卡一直未离身,且是在银行柜台取款自己不存在密码泄露,原告高某发现储蓄卡内存款缺失后,向鞍山市公安局铁西分局经侦大队报案,经公安机关侦查该卡被案外人(不详)伪造,并持伪卡分别于2012年4月15日21时57分53秒和4月16日00时06分09秒在鞍山市铁西支行ATM机转出卡内存款人民币20万元、8.6万元,转至江西省新余市报石支行,卡号为6228481761247109016,姓名陈昭裕,来证明取款的不是自己而是他人。自己报案时持该卡号的借记卡并被公安机关所证明,来推定他人在中国农业银行鞍山市铁西支行取款使用的卡是伪造卡。  

    在本案中,法官在公安机关证实原告讼争款项在中国农业银行鞍山市铁西支行被取后不久便在鞍山报案,报案时持有该卡的情况下,认同了原告的事实推定结论。该事实推定的结论与被告主张的准法律推定的结论是相悖的,因此也等于否定了被告的推定结论。 

    由于本案刑事部分没有侦破,储蓄卡密码是如何泄露的无法查实。但是,即便真的是原告过失泄露了密码,是否原告就一定要承担违约责任?并非如此,正如被告在庭审中的辩解:“ATM机只有在辨别正确的卡及正确的密码后才能进行交易。”要完成取款交易,必须要“正确的卡”和“正确的密码”两个条件同时具备。 

    委托别人代自己到银行ATM机上取款的事情在日常生活中并不少见,这种委托行为存在的前提,是委托人相信在完成此次委托事务后,受托人不可能再取出委托人账户内的款项,因为完成委托事务后受托人要交出真实的储蓄卡。并且,储户有理由相信,储蓄卡比密码更安全,因为密码虽然具有私有性、唯一性、秘密性等特点,但它毕竟只是一组虚拟的数字,会被他人通过各种途径所掌握。许多人为了防止忘记密码,会在多个需要设置密码的地方,设置同一组数字的密码,这也增加了密码被破译的机率。而储蓄卡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物体,储户在妥善保管的情况下,对存款安全更为放心。本案被告辩称“ATM机只能辨别正确的卡及正确的密码”,显然这种说法只有一半正确,即通过ATM机认证则密码肯定是正确的,但在国内已经发生多起犯罪分子持伪造的储蓄卡盗取储户存款案件的情况下,“ATM机只能辨别正确的卡”的推定无法成立。原告通过提供公安机关出具的证明,证实自己在报案时持有该卡号的农行金穗借记卡,已经尽到相应的举证责任,银行要进行反驳,必须举出证据来证明,而不是试图用“ATM机通过认证肯定就是真卡”来推定。  

    科学技术的发展给人们带来了便利,也给银行的金融安全带来了挑战,银行设置ATM机节省了人力投入和交易成本,提高了工作效率和市场竞争能力,就应当通过技术投资和硬件改造来加强风险防范,确保储户的存款安全。ATM机不但要能辨别密码,更要能辨别储蓄卡的真伪。储户有证据证明存款被他人在银行自助柜员机盗取时自己持有储蓄卡且没有取款条件,应推定银行自助柜员机不能识别储蓄卡的真伪。银行未尽到安全防范义务,造成储户存款被盗取,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第1页  共1页

编辑:许诺    

文章出处:盘锦市双台子区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