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醉驾”是否应当一律入罪

作者:贾璐  发布时间:2011-12-01 14:20:46


   《刑法修正案(八)》第一百三十三条规定: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该条款出台以来,便在全社会引起讨论热烈,意见各异。现以双台子区人民法院办理的3起危险驾驶案为例进行简要分析。 

    典型案例:

    案例一:2011年5月8日20时20分,被告人张某醉酒驾驶北京现代牌轿车,在盘锦市双台子区丰工街华锦集团五号门东300米处,由东向西行驶,与同方向行驶由李某驾驶的解放牌货车相刮得严重后果。经鉴定,被告人张某的血液中乙醇浓度达到醉酒标准。

    案例二:2011年5月23日23时50分,被告人苏某醉酒驾驶捷达牌轿车,在盘锦市双台子区辽河北路千乐都歌厅门前处,由西向东倒车时,与梁某驾驶的夏利牌轿车在西侧路边头南尾北停车时相撞,造成车辆损坏的严重后果。经鉴定,被告人苏某血液中乙醇浓度达到醉酒标准。

    案例三:2011年6月29日0时30分,被告人何某醉酒后驾驶帕萨特牌轿车,在盘锦市双台子区714南门处由西向东逆向行驶时,与谢某驾驶的小型客车相撞,造成车辆损害的严重后果。经鉴定,被告人何某的血液中乙醇浓度达到醉酒标准。

    案件评析:

   “醉驾“是否应当一律入罪?

    第一种意见,认为醉酒驾驶机动车不应一律入罪。张某、苏某、何某因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构成危险驾驶罪。其理由是:1、最高院法院副院长在全国法院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上表示,对醉酒驾驶者追究刑事责任应慎重,并非醉酒驾驶就一律构成刑事责任。再则,刑法总则第13条规定,危害社会行为情节显著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所以醉酒驾驶不应一律入罪,情节显著轻微的,可不作为犯罪处理。。所以,不应机械照搬刑法修正案<八>,要充分考虑到醉驾者的主观性、客观性以及实际危害性,进而对醉驾者作出客观的评价。2、如果将所有醉驾行为一律认定为犯罪,将某些可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处罚的行为升格为刑事处罚,将导致刑事打击过重。上述案件中,张某、苏某、何某仅仅是醉酒驾驶机动车,未造成严重损害结果,属于情节显著、轻微不大的,可不作为犯罪处理,可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实施行政处罚。

    第二种意见,认为醉酒驾驶机动车,一律构成危险驾驶罪。其理由是:1、《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款明确规定: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上述条款说明,醉酒驾驶机动车不分任何情况,一律入罪;在道路上追逐竞驶需要分情节,情节恶劣的构罪,情节轻微的不够罪。2、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本就是一种高危行为,行为人负有谨慎驾驶的义务。醉酒后,由于受到酒精的影响,人的控制力会受到影响,在这样情况下,驾驶机动车不仅造成他人人身伤害、财产损失,还会危害到公共安全。驾驶者持放任态度,主观上属于间接故意。据此,醉酒驾驶的行为人比未饮酒的驾驶人主观恶性更大,明知喝酒会使驾驶人控制力造成影响,还要醉酒上路,对于这种行为,应从严惩处,以保护人民群众的人身、财产权利不受侵犯。据此,上述案件的行为人均构成危险驾驶罪,追究刑事责任。

    笔者赞同第二种意见,醉酒驾驶应一律入罪

    首先,当刑法分则中存在着不同于总则条款的规定时,根据特别法优于一般法的基本原理,应当排除总则规定的适用,优先适用分则特别条款。这就是“刑法分则对总则排除适用现象”。该现象要求我们在重视总则指导作用的同时,也应当重视分则作为特殊性的一面。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款明确规定,醉酒驾驶机动车,处拘役型,并处罚金。没有规定具备“情节恶劣”或“情节严重”等情形才构成犯罪,说明该刑法分则条款已排除总则条款的适用。

    第二:醉酒驾驶一律入罪,有利于发挥该罪的威慑作用,有利于衍生新酒文化,减少交通事故。“醉驾入刑”还会教育这些醉驾者,进而在全社会形成一种喝酒不开车的意识,衍生“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的这种新文化,扭转司法实践中的混乱形势。案例中,张某、苏某、何某的行为属于“情节显著轻微”没有异议。但若认定张某、苏某、何某无罪,醉驾者便会心存侥幸,进而削弱该条文的威慑力。如果造成交通事故就认定为“情节严重”,未造成交通事故就认定为“情节显著轻微”,不但于法无据,也不科学。所以说“情节显著轻微”在司法实践中很难把握,容易引发司法实践中的混乱。

    第三,将“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作为排除适用醉驾入罪的观点会导致司法不公,引发新一轮群众上访申诉。如张某、苏某、何某危险驾驶案,此时若适用刑法总则第13条规定,张某、苏某、何某属于情节显著轻微的范畴,仅造成他人财产损失且积极赔偿。若张某、苏某、何某不构成犯罪,其他的同是醉酒驾驶机动车,自己并未造成重大交通事故,为什么别人无罪,自己有罪?上访或申诉就不足为奇了。如果将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行为都界定为“情节显著轻微”,均不构成犯罪,那就是说醉酒驾驶机动车发生重大交通事故才构成犯罪,那和原来的法律无异,“危险驾驶罪”将会形同虚设。

第1页  共1页

编辑:付辰飞    

文章出处:盘锦市双台子区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